首頁 / 新聞 / 巴菲特的中國朝聖者:組團參會團費15萬,王石站台比亞迪
20170509_5911341b1be3f

巴菲特的中國朝聖者:組團參會團費15萬,王石站台比亞迪

5月6日,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大會在美國奧馬哈召開,現年87歲的伯克希爾董事會主席巴菲特和93歲的副主席芒格,和近4萬名觀眾進行6個小時的現場問答。一位奧馬哈市的當地市民,對澎湃新聞記者說,「每年這個時候,我們這個街區附近總會有很多人前來參觀。」

這其中,據說來自中國的投資者就有數千人甚至近萬人。這其中,既有主力軍——前來進修的各大投資機構經理,也有受邀出席的名流大咖,還有慕名而來的中國遊客。

基金經理抱團「海外進修」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巴菲特的股東大會,」 匯添富基金專戶投資經理劉闖對澎湃新聞記者說,「我是5月4日到達奧馬哈,4月29日先到了舊金山,在舊金山做了3天調研,然後在丹佛轉機,到奧馬哈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

行程緊張,但劉闖並沒有太多休息,到達奧馬哈的第二天,他就拜訪了巴菲特的家和公司。

他對澎湃新聞記者說:「我來到奧馬哈還有一點小驚訝,本來我們國內的基金公司或券商基本都集中在北上廣深,比較大的城市,讓我驚訝的是,巴菲特這麼大的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不是坐落在紐約,不是坐落在舊金山、芝加哥、洛杉磯這些比較大的城市。我到奧馬哈的第一個感受就是很少有高樓大廈,超過10層樓的建築不超過3個。巴菲特的投資理念,一個是獨立思考,一個是內心寧靜,確實在奧馬哈體現得非常明顯。」

同樣一早前往美國的,還有興業全球基金投資副總監吳聖濤。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我們這次來美國還算比較早,4月30日就從國內出發了,到奧馬哈是前天(5月4日)。」

吳聖濤入住的酒店,距離股東大會的會場有23公里,為了準時參加股東大會,在凌晨3時就早早出發。

「對巴菲特本身,我覺得他非常睿智,頭腦很靈活,87歲的人了,還那麼敏捷,回答了那麼多問題。他非常坦然地面對自己的錯誤,做得不好的地方也願意和大家分享。還有一點值得學習的是,他們一直在學習,投資研究當中每天都是新的,應該有保持學習的習慣。」

同行的興業銀行資產管理部副總經理張維寰對澎湃新聞記者介紹,在參加完股東大會之後,還有其他的調研行程。

他說:「巴菲特曾經說過,永遠不要投資你看不懂的企業,若你不打算持有某隻股票達十年,那麼十分鐘也不要持有。銀行資產管理業務的發展也需要建立長期價值投資追求絕對回報的基本原則,從中國國情看,資金的回報率未來是逐步下降的,想要每年實現穩定的回報,需要長線思維,從基本面入手,合理判斷每個投資標的的真實價值,賺企業成長的錢。」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對澎湃新聞記者說:「這是我第二次來到奧馬哈參加巴菲特股東大會,巴菲特作為最成功的投資者,他一直無私地分享自己的投資理念,很多投資者都非常地崇拜巴菲特,大家都是懷著非常激動的心情來到現場。」

王石站台比亞迪

除了基金經理,也有一些財經圈名流參加了股東大會。

有參加股東大會的投資者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萬科企業創始人王石和女友田朴珺也來到了現場,不過澎湃新聞記者追上前時二人已經走遠,並沒有親眼看到。

據悉,王石此行是受到了比亞迪方面的邀請。在股東大會的前夜,王石還參加了比亞迪高層與巴菲特助手芒格的聚會,並與芒格合影留念。

巴菲特是比亞迪的重要投資人,持有比亞迪近10%股份。

巴菲特的中國朝聖者:組團參會團費15萬,王石站台比亞迪

王石一行合影伯克希爾公司董事會副主席查理·芒格。

此外,諾亞財富董事局主席汪靜波已經是第四次來參加股東大會了。

她對澎湃新聞記者說:「我覺得每次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感受。巴菲特股東大會就像一個朝聖一樣。看到這個兩位將近90歲的老人,他們真正成為了時間的朋友,這些年在不斷地累加他們的信譽、品牌、影響力,獲得了全球基金行業對他們的敬仰。我記得第一次來股東大會時,他當時講了一句話,一直讓我很有觸動,說他們兩個是很年輕的時候就把人生中很多重要的問題想清楚了,然後用一生的時間去堅持去踐行。」

而對於2017年股東大會,汪靜波表示,感受較深的,是巴菲特他一開始就看到他投的一些公司碰到了很多挑戰和問題,「真正的困難不是沒有問題,而是發生了問題,一個好的CEO,是不是能夠及時地快速地去糾正問題,修正錯誤。沒有任何一個公司是完美無瑕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不可以持續地改進和完善這家公司,修正它的問題。」

巴菲特所投資的一些公司陷入醜聞,對於谷歌(微博)等科技公司的錯失,都讓巴菲特在本次股東大會上進行了公開反思。對此,汪靜波也是很有感慨,「他們也犯過錯誤,錯過了一些偉大的公司,但投資不就是一個遺憾嗎?總是在不斷地去錯過一些好的標的的過程中,去尋找新的發展機會。我覺得這個不是簡單的自我批評,而是展示了他們非常有投資紀律,一直堅持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圈去做事。這也讓他們避免犯很多錯誤,和他們的投資理念也是完全一脈相承的,就是投資第一理念是不虧錢,然後能夠理解自己的能力邊界。」

中國旅行團擠滿看台,發朋友圈時打聽巴菲特副手的名字

在股東大會當天,澎湃新聞記者已經在現場看到了很多中國人的面孔。而在股東大會召開的第二天,即當地時間5月6日,巴菲特和好友比爾蓋茨在當地的波仙珠寶店打了一會兒乒乓球,就為了更近距離得一睹「股神」風采,很多中國人也都早早地來到珠寶店排隊等候。

在乒乓球桌周圍,擺放了兩排座位作為看台,大約能容納200人。澎湃新聞記者從上午9時進店之後就開始坐著等待巴菲特入場,沒過多久,一批十餘人規模的中國人也來到座位邊,互相招呼著坐了下來。儘管巴菲特的入場時間是下午1時,但在上午10時之後,看台上已經是座無虛席,其他觀眾只能在圍欄外站著觀看。

在和他們的聊天中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到,這一批中國人是一個團隊一起來參加巴菲特股東大會的,不過彼此原本並不認識。

一位男士告訴記者:「我們都是不同地方來的,就是有幾個檔次的團費標準,最便宜的4.5萬,貴一點的9.5萬,最貴的有15萬的。我們也不是只來這一個地方,還帶我們去好幾個地方的。」

上午11時,環顧四周才發現,乒乓球桌儼然已經被中國面孔包圍。還有人打開隨身攜帶的橫幅,請同行者幫忙拍照留念,順便還把廣告打到了國外。而在巴菲特和比爾蓋茨進場時,現場爆發出歡呼聲和掌聲,有中國人高呼:「巴菲特我愛你!比爾蓋茨我愛你……的錢!」,又引發了同行者的一陣戲謔笑聲。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立刻起立站在了座位上,美國的觀眾因為沒有搶到座位,只好站在圍欄外,被前面層層疊疊的人群擋住視線,只好一遍遍地說:「Please sit down.(請坐下來。)」不過,直到巴菲特離場,中國旅行團的成員們還都站在座位上激動地拍照。

一位從德州來的美國老爺爺對澎湃新聞記者感慨:「真的有好多中國人過來!」他還這樣問澎湃新聞記者,「巴菲特在中國很有名嗎?」另一位老奶奶則幽默地說:「我今年10月份就要去中國玩,但我現在感覺已經在中國了。」

參加旅行團的那位男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其實也不算貴,畢竟本身來美國旅遊也要花錢的。」

說完,他又開始低頭把現場拍下的照片發在朋友圈上,編輯配圖文字時還不時詢問記者巴菲特的年紀和副手的姓名,表情里有追星族見到偶像的激動。

推高酒店房價

在這個只有40萬人口的城市裡,湧入的人群把酒店房價也悄然抬高了不少。在澎湃新聞記者入駐的機場假日酒店,單人房在5月2日的房價還是119美元,從5月4日開始房價就已經上漲到169美元,5月5日的房價直接翻倍,達到339美元,而股東大會召開當天的房價也達到319美元。

巴菲特的中國朝聖者:組團參會團費15萬,王石站台比亞迪

澎湃新聞記者 劉歆宇 圖

吳聖濤在奧馬哈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介紹,隨著中國的資本市場以幾何級的速度增長,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加入到了巴菲特股東會的派對之中。

他說:「有小道消息稱,本次股東會很有可能是兩位老先生參加的最後一屆股東會了,覺得幸運的同時也有一絲惋惜。興全基金應該是最早組隊參加巴菲特股東大會的國內企業之一,今年已是第八年了,我們也連續第六年在奧馬哈舉辦中國投資人酒會。」

類似的投資酒會也是近年來在奧馬哈興起的一個巴菲特股東大會「周邊產品」。很多金融機構、媒體和當地華人組織,都會在股東大會召開的前後舉辦酒會。有主辦方的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今年的酒會場地特別緊張,從2016年的8月份就開始接受預訂了。

連當地的房地產中介都在用巴菲特作為銷售的噱頭。

劉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巴菲特的家附近,還看到一個有意思的牌子,上面說,用5股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票,就可以買下這幢房子。「開始我還有點驚訝,後來一看這是房地產商的一個廣告。我們查了一下,當地和巴菲特的家類似戶型的房價在100萬美元左右,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價高達25萬美元,所以5股就是125萬美元。確實我們可以看到,伯克希爾哈撒韋成立52年期間,每年帶給投資者的回報接近20%,是一個非常驚人的複利。」

喝倒彩的人

在澎湃新聞記者的現場採訪中,大部分從中國來的投資者對巴菲特本人還是抱有尊重甚至崇敬的心態,但也有一小部分人,對巴菲特本人的投資理念或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前景,都直言並不認可。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中國與世界經濟治理研究項目負責人高連奎,在參加完股東大會之後對澎湃新聞記者說:「這是我第一次來奧馬哈,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巴菲特不行了,公司業績很差一直在下滑,我不看好他,畢竟人老了,年輕的投資者不可能不看好科技企業。」

巴菲特在本次股東大會上,坦言自己錯過了科技浪潮的很多收益。但高連奎對巴菲特的批評還不止於此。「巴菲特對人工智慧的理解非常膚淺,就以為是自動駕駛。他也不懂宏觀經濟,對宏觀經濟的錯誤判斷,導致投資的銀行出現很多醜聞。投資的大消費板塊也面臨環保問題。」

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價節節攀升,從巴菲特接掌公司之時的19美元,到如今的25萬美元,在高連奎看來卻只是資本運作的結果。

「為什麼他從來不拆分自己的股票?巴菲特老吹它,就在空中不掉下來,一天不吹了,就掉下來摔碎了。巴菲特為什麼不退休?他一退休,股票肯定跌。」與很多為了親眼看巴菲特所以前來參會的投資者不同,高連奎對澎湃新聞記者說,自己是想去芝加哥看看,順便來參加股東大會的。「抱著客觀研究的現象來看的,我不炒股,也不追星。」

關於 admin

同時檢查

20170924_59c6fb5a25199

力挽狂瀾,重振微軟,CEO納德拉是怎樣做到的?

【騰訊科技編者按】《快公司》近日發表文章稱,微軟 首席執行官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終止了公司的內鬥,重振了員工的士氣,讓微軟的市值飆升了2500億美元。而做到這一切的關鍵,就是把精力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以下為原文摘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